未分类

最新蓝奏云软件分享更新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陈庆华等三人,听到陈平这句话,脸色都微微诧异。

陈平要回去了?

陈庆华脸色一沉,手中拐杖紧紧的捏了捏,跟着讽笑道:“陈平,当真以为能平安的回去?”

陈平耸肩,道:“觉得呢?”

陈庆华呵呵一笑,并未说什么。

他身后的陈立文倒是显得有些着急了,对陈平气恨的嚷道:“就算然回去了又如何?分家依旧是分家,本家就算手再长,也不能干涉分家!”

陈立文心里其实很担心陈平回去,这样的话,他岂不是就等于继承了本家,继承了陈氏?

他已经快七年没回去了,这一回去,暗中多少人有得起小心了?

陈立文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,分家也绝对不会允许陈平就这样回去!

陈平瞥了一眼陈立文,嘴角溢出淡淡的冷笑,道:“陈立文,虽然贵为分家的大少爷,但是在我面前,还是低了一头。分家与我而言,只是绊脚石,我最终也会将分家的权力全部收回,至于,要是识相,就赶紧对我俯首称臣。”

听到这话,陈立文气炸了!

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

这个陈平,真是好生的狂妄!

他这是要铲除分家的势力?

简直痴人说梦!

“陈平,别太嚣张!我们现在虽然被困住了,但是我知道,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,心里还是忌惮分家,忌惮我父亲的!”

陈立文满脸狰狞的冷笑,眼神阴冷,似乎看透了陈平的底线,继续哼笑道:“而且,就算是父亲,也不敢轻易的对分家怎么样,因为,失去了分家,陈氏就等于失去了一半的实力,父亲会允许这么做吗?”

陈平脸色沉默,陈立文说的没错,他的底线确实是这样的。

现在的分家对于陈氏而言,是助力,也是掣肘。

但是,任何事情都有可以变通的一面。

比如……

陈平挑眉,眼角划过一丝寒意,看着陈立文,微微笑道:“说的没错,我是不敢把们怎么样,但是,对于,我还是可以动用一些手段的。”

陈立文一听这话,当时一惊,神色慌张的看着迈步走向自己的陈平,高声喊道:“……想要干什么?陈平,我告诉,我可是分家的大少爷,要是敢对我怎么样,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的!”

陈立文此刻吓坏了,好歹他以前也是翩翩公子玉树临风啊,谁曾想,现在的他,被囚禁的跟个罪犯似的。

这会儿,看到陈平满脸冷笑的走向自己,陈立文就想起了先前陈平对自己出手的一幕幕,顿时感觉浑身发寒!

“是没被打够啊,既然这样,那就勉为其难的替父亲教训一下子,让记住,在面对本家继承人的时候,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。”

说罢,陈平已经将陈立文逼到了角落里,抬脚,上去就是一脚猛地踹在陈立文的胸腹部!

顷刻间,陈立文感觉自己像是被卡车撞了一般,胸腹部位撕心裂肺的痛!

呕!

他直接捂着肚子,倒在地上,胃里昨晚的山珍海味直接全部吐了出来!

就算被关着,他的伙食也不会差。

“陈平!敢打我,我一定不会……”陈立文捂着肚子,面色铁青的嘶吼着。

可是,威胁的话还没说完,陈平上去一脚,狠狠的踩在他的脑袋上,陈立文的脸颊,直接与地毯来了个亲密的接触!

瞬间,他就感觉自己的脸颊像是被拖拉机碾压似的,头颅爆炸似的要炸开一样!

疼!

锥心刺骨的疼!

“嗷!疼疼疼……陈平,抬脚!”

陈立文整个人扑棱棱的如同被踩着的小鸡似的,满脸涨红,眼眶里也充满了血丝。

这一幕,自然让一旁的陈庆华和陈阳伯肝火大旺!

“放肆!陈平,立刻给我松开立文!”陈庆华起身,用拐杖指着陈平怒吼着。

他身侧的陈阳伯也是跟着喊了两声:“陈平,立文可是分家的大少爷,如此粗鲁,动用私刑,回去,我一定在宗正和陈天修面前告状!”

然而,陈平根本无惧,撇头,双手插在裤兜里,眼神冷冷的看着怒急的陈庆华和陈阳伯两人,问道:“怎么,们也想试试?”

听到这话,陈庆华和陈阳伯面色一怔,不自觉的吞咽了口口水。

陈阳伯本来就要脱口而出的威胁话语,也是立刻咽了回去,对陈立文道:“立文啊,再忍着点,等回去了,叔公一定替做主!”

陈立文心态崩了,嘶喊着:“爷爷,救我啊!”

陈庆华现在面色震怒,但是也害怕陈平对自己出手啊,毕竟,他已经老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

他恨恨的哼了一声,对陈立文道:“我的好孙子,再忍忍,小不忍则乱大谋,回去之后,爷爷一定替讨回公道!”

陈立文心态彻底炸了!

忍妹啊!

来试试!

不过,陈庆华毕竟是自己的爷爷,陈立文只能心中怒吼几声。

稍顷,陈平才松开了脚,眼神淡然的看着躺在地上已经痛的浑身抽搐的陈立文,道:“陈立文,小时候是怎么欺负我的,我都会一一的还给,这只是一个开端,若是分家不及时收手,总有一天,我陈平会将们全部踏碎!”

说罢,陈平转身准备离开,在门口的时候,他停下了脚步,转身对陈庆华问道:“其实,我很想知道,分家除了那位童罡,还有没有其他人?”

陈庆华听到陈平这么问,眼神骤然一凝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想知道什么?”

陈平看着陈庆华的脸色,跟着呵呵一笑道:“没什么,他也挺辛苦的,一直在酒店楼下看着们,就是不敢进来。”

陈庆华闻言,目呲欲裂,狠狠的咬牙道:“陈平小儿,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陈平嘴角上翘,露出一抹邪性的笑容,道:“陈庆华,不要以为暗中布置了后手,我就不敢对怎么样,要不是留着这条老命回去给分家一个交代,我早就将装进棺材里埋了。就冲们对江婉的布局,就足够死一万次了!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