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哔咔哔咔最新版下载

虽然明知道有很多学员,今天可能会找他的麻烦,但这课还是得去上。

毕竟,知识就是力量。

想要变强,就得拿着手机去上课呀。

主仆两人,仿佛是上战场的战士一样,朝着教舍走去。

同一时间。

三年级教务大楼的二层楼道中。

一个黑色马尾长发的美少女,站在栏杆前,冲着下方眺望。

青色的宽松剑士长袍也难以遮掩她火爆修长的身形。

倩影凭栏。

宛如遗落在凡间的仙子一样。

“呵呵,木学妹,听说你跳级到三年级的申请,教务处已经接受了?”

一个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纯美心心的下午茶十分

身穿着三年级学院服的关飞渡从旁边的办公室里走出来,微笑着看向女剑士,这个平民出身的女孩子,真的是学院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,令人看一眼,都觉得心旷神怡。

木新月回过头来,微微一笑,道:“是的呢,多亏了关学长帮忙。”

关飞渡今年十五岁,一米八的身高,修长挺拔,面目白净,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,加上天赋不俗,是很多女学员心目中的男神之一。

他摇头笑道:“呵呵,这我可不敢居功,是三年级组的潘主任,力排众议,接受了你的申请,接下来,只要你在年中大比夺得二年级第一名,跳级申请应该就可以彻底通过了。”

木心月道:“我可是听说,关学长在潘主任面前,替我说了不少好话哦,谢谢师兄呢。”

笑靥如花的女子,精致无暇的脸上,带着感激之色。

关飞渡被这种美丽所侵,心中一荡,微微失神。

不愧是省立第三学院最美丽的一朵花呀。

听闻以前曾经和林北辰那个臭名昭著的人渣有过一段纠葛,还好两个人终于分手了,也算是回头及时。

“对了,木学妹刚才在看什么?”

关飞渡不动声色地转化话题,拉近距离。

木心月指着下方,道:“有人好像遇到麻烦了。”

关飞渡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。

那是二年级九班的教舍门口。

十几个学员堵住了另外一个学员,看样子好像是产生了什么冲突,要动手的样子。

“好像要打起来了,十几个人欺负一个,有点过分了……咦?”

关飞渡皱了皱眉,正要去阻止,突然咦了一声,发现那个被堵住的倒霉鬼,好像有点儿眼熟。

仔细一看,不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败家子林北辰又是谁?

一下子,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战天侯府一倒,今天果然是有一堆人迫不及待地来找林北辰的麻烦了。

“木学妹,听说你昨天要护着这个败家子。”

关飞渡熄灭了去劝架的念头,手扶栏杆,貌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。

木心月叹了一口气,道:“是呀,毕竟他曾经也帮过我,我不能知恩不报,昨天帮他一次,当是报恩。”

关飞渡赞道:“木学妹恩怨分明,让人敬佩,可现在林北辰好像是又遇到麻烦了,你……”

木心月微微摇头,淡淡地道:“这件事情,我不能再管啦,毕竟林北辰平日里,作恶多端,也该尝点儿苦头,为他以前做过的事情赎罪,也许只有这样,他才能成长吧。”

说完,她侧过脸,朝着下方看去。

一抹淡淡的讥诮笑意,出现这张清丽无双的脸上。

微微勾勒出酒窝的嘴角,彰显着主人此时的开心。

昨夜,她先后找了两个人。

双保险。

两个结果,不管是哪一个成为现实,她都会很满意。

冯仑这条舔狗,果然没有让她失望。

一大早,就带着人去堵林北辰了。

很好。

冯仑。

将你身为舔狗的真正价值,发挥出来吧。

木心月笑的更加开心了。

……

……

二年级九班教舍门口。

“林北辰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拔剑吧,公平一战。”

来自于二年级六班的冯仑,不依不饶地道。

林北辰被堵在距离教舍不到十米的地方。

贼尴尬。

来教舍之前,他已经尽自己所能地小心翼翼了,谁知道竟然还是在教舍门口被截住。

“唉。”

他叹了一口气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更何况,冯仑同学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我以前并未戏弄欺负过你,反而是你,一直以我的朋友自居,胡作非为

,你的名声比我好不到那里去,就算是找我报仇,也轮不到你吧。”

“呵呵,我以前做的那些错事,都是被你这个败类逼的……林北辰,你是不是怕了?呵呵,说那些废话,都没用,这样吧,你要是怕了,就老老实实从老子的胯下钻过去,今天我就饶你一次。”

冯仑嘴角翘起毫不掩饰的轻蔑弧度,双脚分开,朝着自己胯下指了指。

他以前的确是在处处巴结林北辰,以林北辰的小弟自居。

现在这个战天侯府倒台了,他必须第一时间和林北辰划清界限。

更何况,他答应了心中的女神,一定要弄死林北辰。

他的计划很简单。

激怒林北辰,让其疯狂。

然后在比斗中,假装失手,将其杀死。

大不了被学院开除。

只要能够得到女神的青睐,又有什么关系?

胯下之辱。

林北辰这个败家子,绝对受不了吧?

所以,还等什么呢?

林北辰,你这个人渣,冲过来吧。

快恼羞成怒地拔剑吧,疯狂冲过来,然后被我‘失手’杀死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

“我有一个很好的提议。”

林北辰又叹了一口气,很认真地道:“说实话,我们两个,以前都不是什么好鸟,不如我们放下彼此之间的成见,携手一笑泯恩仇,一起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……”

“闭嘴。你才是鸟……你他妈的钻不钻?”

冯仑不耐烦了。

林北辰一看,得,装疯卖傻没什么鸟用。

真是人善被人欺。

“我钻你妈啊。”

他直接翻脸,破口大骂了起来。

“冯仑,你是给脸不要脸啊,既然你这么咄咄逼人,那我就只好摊牌了……真的以为我林北辰落魄了,可以随意欺辱吗?呵呵,不怕告诉你,我的身边,还有一位忠心耿耿的护卫跟着我,是我父亲挑选的人物,他可是大宗师境界的强者,原本并不准备暴露的,但是现在嘛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林北辰挥了挥手,姿态十足地道:“王忠,你过来好好教教这个小家伙做人……”

没有回应。

林北辰一愣.

“王忠?咦?这狗东西……人呢?”

他扭头一看。

原本跟在自己身后的老管家王忠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——–

求票票,顺便求收藏,幼苗需要灌溉,大家多多支持啊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