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名优馆app官方网站下载安装

系统提示:[您已同意加入群组,和群友们打个招呼吧!]

李羡鱼准备象征性的发一个“大家好”,然后退出软件,谁知雷电法王抢先在群里发了条消息:“@体成员,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,李羡鱼,今天刚加入执法部,大家欢迎。”

李羡鱼只好修改措词,编辑:“我叫李羡鱼,请各位前辈多多关照,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,你们来打……”

手顺了,默默删除,改成:“你们多批评。”

然后发出去。

群里一片安静,根本没人回应,哪怕雷电法王用管理员权限@体成员。

前辈们看起来好高冷的样子。

几分钟后,终于有人响应了。

雷霆战姬:“欢迎欢迎。”

少女杀手:“呵,新来的你女装吧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新来的听到没,女装吧,不然踢你出去。”

李白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新人若女装,更不亦乐乎。”

缤纷多彩的活力少女

寥寥冒头的几个人,除了第一位中规中矩,其他的让李羡鱼感受到深深地恶意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群里的老人总喜欢调戏新人穿女装。

但女装是不可能女装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执法部长雷电法王发了流汗的表情:“你们有点前辈的样子,不要皮。他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。”

雷霆战姬:“?”

少女杀手:“?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?”

档案管理员墨菲:“是的,他的身份很不一般,我们大家都认识。”

李羡鱼注意到,这个墨菲和雷电法王一样,是有前缀的大佬,档案管理员么?那她应该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呵,无双战魂的继承者,李无相的儿子,说出来吓死你们。

李羡鱼嘴角一挑。

李白:“墨菲,说清楚点。”

雷霆战姬:“我们都认识?不是说新人么。”

雷霆战姬的头像是一个短发娇俏的美人,不知是不是本人。

档案管理员墨菲:“你们等等啊。”

十几秒后,墨菲发群里一张照片,正是李羡鱼的入职表,里面有他的详细资料,以及他的一寸照。

李羡鱼五官清秀,长了一副很讨女人喜欢的皮囊。

档案管理员墨菲:“就问你们怕不怕。”

群里突然安静下来。

李羡鱼嘴角笑容扩散,他仿佛预见了沉寂过后的躁动,大佬们肯定震惊的无以复加,接下来的内容无外乎“哇塞,无双战魂的继承者”、“大佬,收下我的膝盖”、“大佬,有没有兴趣做一笔py交易”等等。

果然,几秒后,群里炸锅了。

先是李白发了一张图片,是一个赤条条躺在床上的男人,瞪大着眼睛,胯下的硬糖散发出狰狞的杀气,尺寸极其惊人。

图片上配字:看什么看,老子二十厘米呼死你

李羡鱼:“!!!”

李羡鱼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接着渐渐狰狞……

图片里的家伙就是他,没错的,是那天差点被青青强行采补的他。

此刻,他的私密照正出现在公司员工群里,还是不打马那种。

等等!

我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什么时候拍这种照片了?

雷霆战姬发了一模一样的照片,但配字不一样:来啊,来战啊。

少女杀手同上,图片配字:跪下,叫爸爸。

指法酷似加藤鹰同上,图片配字:一个个都这么嚣张,你们怕是不知道真正的力量

李羡鱼想起来了,那天秦大爷有给他拍过照。

难怪三无一见面就叫他“丁丁很大的男人”,三无只记别人最鲜明的特征。

原来他的私密照早就在公司群流传,并且被他们玩坏了。

李羡鱼捧着手机的手剧烈颤抖……

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。

一辈子的黑历史。

管理员雷电法王:“咳咳,你们够了,这种图当事人不在的时候玩玩就好了,不要太过分。毕竟李羡鱼还是个孩子。@行走的打桩机当个群宠也不错……”

神特么群宠,李羡鱼默默捂脸。

少女杀手:“还是孩子?前途无量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前途无量。”

李白:“前途无量。”

管理员雷电法王:“……”

他默默把前面那几张图撤回了,身为管理员,他有这个权限。

管理员雷电法王:“李羡鱼你还在么。”

人形打桩机:“小萌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你们至少给我打马赛克好么,净网行动如火如荼,信不信举报你们。”

少女杀手:“举报也没用,这款app是公司内部开发的软件,没有举报功能,本身就是“见不得光”的软件,相比起资讯、论坛上的东西,区区十八禁算什么。”

李羡鱼收到了雷电法王的私聊,雷电法王:“你的身份暂时不要公之于众,虽然群里都是自己人,但仍然要保密,等将来你觉醒血脉,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,你才能光明正大的见人。”

李羡鱼回复一个ok手势,顺便吐槽:“法王,我怎么觉得群里的前辈……不太友好?”

雷电法王:“是你错觉。”

李羡鱼:“绝不是错觉。”

雷电法王:“就这几个比较皮而已,群里其他稳重的员工轻易不冒头的。”

李羡鱼:“噢。”

这时,李羡鱼看到群里有人在@他。

切换到群聊,发现@他的人也是一位有前缀的大佬:医疗部副部长,但相比起他的名字,前缀就不算什么了,他叫“李时珍”。

医疗部副部长李时珍:“@行走的打桩机,看你面相,有很严重的肾虚,肾藏人体之精,对于血裔来说,肾才是最重要的器官,你这样的状态,恐怕很难转正成执法者,改天来公司,我帮你针灸,收你五点积分,价格公道,童叟无欺。”

少女杀手:“可怜的孩子,差点被狐妖吸干精气了吧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前几天秦大爷说,这小子差点被狐妖采补,所以说男人棍法好不好,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要有脱俗的指法,没准它能救你一命。”

行走的打桩机:“能救么?可我没有积分,我还是新人。”

李羡鱼大喜过望。

医疗部副部长李时珍:“肾虚而已,问题不大,积分的话可以赊账,以后你赚到积分再给我。”

李时珍发完这段话,便收到了雷电法王的私聊:“别乱承诺,你救不了他的。”

李时珍:“?”

怎么可能,他堂堂中医大国手,血裔界大名鼎鼎的金针神医,区区肾虚能难倒他?

就算是肾亏他也手到擒来。

雷电法王:“呵呵,李无相的肾亏你治好了?”

李时珍:“那不一样,他是因为……慢着,你什么意思?!”

雷电法王:“李家祖传的肾亏了解一下。”

李时珍:“……他是李无相的儿子!”

李时珍猛的反应过来。

雷电法王:“公司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,记得保密。”

群里,行走的打桩机:“@李时珍,大佬,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好嘛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系统提示:李时珍撤回了一条消息。

系统提示:李时珍撤回了一条消息。

他把自己说过的两段话,部撤回了。

怎么回事?

行走的打桩机:“@李时珍,怎么了,积分我将来一定还给你,节操发誓。”

医疗部副部长李时珍:“没救了,告辞。”

雷霆战姬:“李时珍,正事不要皮,如果是积分的话,我替李羡鱼先给你。”

但不管雷霆战姬怎么@他,李时珍始终不予回应,似乎已经下线了。

雷霆战姬:“@行走的打桩机,改天你自己去公司找他吧,李时珍的针灸术很厉害的,他可能有事下线了。”

李羡鱼心里一暖:“谢谢战姬。”

果然还是女子体贴温柔,善解人意,在这个大佬遍地的群里,战姬的话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,温暖了李羡鱼虚弱的肾。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骚年,肾虚不要怕,真男人从不靠棍法,我教你一招东瀛失传已久的指法,让你从此摆脱肾虚烦恼,作为交换,你得女装报答。”

少女杀手不服气:“指法棍法都是歪门邪道,真男人靠的是魅力,一个眼神就能让女人精神高潮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滚,你那是天赋技能,你怎么教。”

少女杀手:“你不一样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祭出了李羡鱼的大丁丁果照,图片配字:“跪下,叫爸爸。”

少女杀手反击,同样的图片,配字:“你对力量一无所知。”

他俩开始疯狂斗图,图片是永恒不变的上根大器果照,大佬们的配字简直神来之笔……

李羡鱼心里一片绝望。

金刚:“你们吵死了,整天就知道刷一些没营养的东西,谁有新番种子,分享给我。”

又一个公司前辈冒头。

少女杀手:“群文件里有种子,自己下载去。”

金刚:“都看过了,我要新番。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谁有那种东西,我们又不需要。”

金刚:“还是龙傲天好,群里的种子都是他上传的,他沉睡后,这个群已经没有人才了,要你们有何用。”

雷霆战姬:“呵呵。”

李白:“独坐书斋手作妻,此情不与外人提。@金刚狼你个悲剧。”

半天没人回应。

行走的打桩机:“若将左手换右手,便如休妻再娶妻?”

群里又陷入沉默,然后,李白:“一捋一捋复一捋,浑身酥软眼迷离。”

行走的打桩机:“点点滴滴落在地,子子孙孙化作泥。”

诗到这里本该结束了,但李白没结束,他继续:“事后觉得无意义,决心从此不手妻。@行走的打桩机”

李羡鱼心说,这是要跟我斗诗么?

行走的打桩机:“又是一天深夜里,再把卷纸铺整齐。”

李白:“昨夜感慨已忘记,金刚废纸伤身体。”

行走的打桩机:“还未娶妻先肾虚,你说可惜不可惜。”

编辑这段话的时候,李羡鱼鼻子一酸,老想哭了。

李白:“你真特么是个人才。”

行走的打桩机:“你也不赖。”

雷霆战姬:“……”

少女杀手:“……”

指法酷似加藤鹰:“……”

雷电法王:“……”

金刚:“……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