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食色sslife1150app下载

应天城暂时安静。

朱高煦被朱棣派到开平去驻守边疆,朱高炽被软禁,根源就在于这两位殿下接触了黄昏,原本还有想法去找黄昏咨询自己未来仕途的大明集团中高层员工,只好曲线救国。

吴溥大受欢迎。

不接触黄昏,咱们通过吴溥去问一下还不成么。

吴溥不厌其烦,实在受不了络绎不绝的人流,索性撕破脸皮的对那些大佬们说你们先去找陛下。

陛下同意什么都好说。

吴溥是为黄昏的仕途着想。

历朝历代,搞迷信的在仕途上都爬不高,黄昏已简在帝心,该洗白了,毕竟穿越者只是一种职业,靠学识预测未来事,不应披着迷信的外衣。

谁敢就此事去找朱棣?

于是这股风潮渐渐平息,甚至更多人认为黄昏这种行为是……嗯,炒作,大明还没这个词,相近的词应是哗众取宠。

年关将近。

这些日子黄昏就做了两件事:每个月以小作坊的模式制造三十块香皂,绝不多一块也不少一块,其中二十块送进皇宫,换回二十两白银。

小布灵动诱人美丽

剩下几块给徐妙锦和自己一家人用。

第二件事是看书。

几个月下来,该认的字基本都已经认完,在吴溥的教导下开始看四书五经以及一些“状元秘籍”等课外辅导材料,为永乐二年的科举准备。

考不考得上暂且不论,不考是肯定不行。

春节要团圆。

在驸马王宁为首的武将求情下,朱高煦终于从开平回到应天府,朱高炽也取消了软禁待遇,然而立储形势越发不明朗。

两个哥老倌被贬期间,朱高燧趁机在朱棣面前大献殷勤,受了好几次奖赏,原本毫无希望的他,有了那么一丝可能。

千万不要小看龙椅对皇室子弟的诱惑。

在这一丝可能的刺激下,朱高燧有种李世民附体的错觉,爆发出一百万倍的战斗力,想要一举扳倒两个哥老倌。

于是在建文四年的最后几天,应天城欢天喜地的节庆气氛中多了几分萧杀。

只因一件事。

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得到“秘密”线报,说奸臣黄观藏匿在安庆贵池县的向家渡,附上的地图甚至详细标出了黄观暂住的院子。

纪纲一看,好家伙,大功就在眼前啊。

根本不请示朱棣。

直接带着锦衣卫北镇抚司校尉连夜直奔安庆,欲要把奸臣黄观捉拿归案,至于黄观的生死,纪纲可不在意。

甚至于也不在意黄观的侄儿黄昏如今备受陛下青睐。

纪纲相信刀。

腰间的绣春刀就是他的前途。

对于黄昏自诩穿越者可以预知未来一事,他嗤之以鼻,你黄昏能预知,难道没有预见到我能把黄观捉拿归案?

一旦在陛下面前揭破黄昏的谎言……

他将更受重用。

锦衣卫都指挥使,也是有机会问鼎三公三保的吧?

再说纪纲贪财。

自朱棣登基之后,他利用职权威逼建文帝余党,若是不拿钱财孝敬的,统统“请”去诏狱,反正朱棣对此喜闻乐见。

拿了钱财的么……

纪纲只需回头给朱棣禀报一下,说某某某虽是建文余党,但如那解缙、胡广一般心向陛下,可暂观之,只要不触及到朱棣那敏感的神经,都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如今的应天城有两个一夜暴富的人。

一个是朱棣。

另一个就是纪纲了。

纪纲连夜赶往安庆贵池县,动静不小,刚从开平回来没多久的朱高煦知道了,刚解禁没几天的朱高炽也知道了。

乾清宫的朱棣也知道了。

锦衣卫分南北镇抚司,其中北镇抚司负责侦缉之事,而南镇抚司则是对内的纪律部队,相当于锦衣卫的纪检委。

毕竟是个特务机构。

锦衣卫作为专有军政搜集情报机构,其前身为明太祖朱元璋设立的“拱卫司”,后改称“亲军都尉府”,统辖仪鸾司,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。

洪武十五年(1382年),裁撤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,改置锦衣卫。

作为皇帝侍卫的军事机构,锦衣卫主要职能为“掌直驾侍卫、巡查缉捕”,从事侦察、逮捕、审问等活动,也参与收集军情、策反敌将的工作,其首领称为锦衣卫指挥使,直接向皇帝负责。

可以逮捕任何人,包括皇亲国戚,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。

关键在于可逮捕任何人。

权力之大,超过了朝中其他部门,设立之初,朱元璋就考虑到不能让锦衣卫变成疯狗——当然,依然是暴力机构。

所以有了南镇抚司制衡。

而在南镇抚司里有这么一个镇抚使,名叫赛哈智。

这货来自古波斯地区的家族,穆罕穆德的后裔,著名回回人赛典赤的七世孙,和李景隆一样,赛哈智除了祖上显赫,本人并没有过人的能力。

大明能让波斯人当官,充分显示了我泱泱帝国有容乃大的气魄。

赛哈智没有能力,但有心气。

这货也想当个锦衣卫都指挥使耍耍,身为南镇抚司的镇抚使,他的职责是监视锦衣卫的行动是否符合规章制度。

纪纲率领北镇抚司的人刚出城,他就知道了。

机会来了!

这货毫不犹豫的出卖顶头上司,立即进宫去见朱棣——所谓宵禁,只是针对平民,对国家机器没有意义,因为本就靠他们维持宵禁。

朱棣刚从徐皇后那里归来,在御书房接见了赛哈智。

知悉纪纲的去向后,沉吟不语。

许久,才对赛哈智道:“你暂且回去,这事不要声张,关于纪纲去安庆一事,南镇抚司不用管,朕会亲自处理。”

赛哈智失望而去。

他已点好兵马,只等朱棣一声令下,就去把纪纲给逮回来内审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让纪纲有苦说不出的去诏狱度假。

可惜朱棣没有这个意思。

赛哈智走后,朱棣坐在椅子里沉思——这些日子有内阁帮助他论政,轻松了许多,因此很喜欢提出组建内阁建议的黄昏。

但是黄观……

捉拿回来怎么处置?

朱棣不知道黄观在安庆一带吗?

早就知道。

这件事不难揣摩出来,毕竟黄昏和徐妙锦都是在安庆被逮回来的,而黄观也是走到安庆后人间蒸发的,但一直没让锦衣卫去侦缉捉拿。

两个原因。

一者黄观是个奇才,三元连中六首第一,世间少见。

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黄昏的存在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