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旧版秋葵视频色板下载安装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漫天火红,飞入眼帘。

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碎片慢慢拼接成一幅完整的画面,她终于想起来了,千年前所有的恩恩怨怨。

“静瑶!”青衣女子惨厉的哭声深深贯穿梅开芍的耳膜,随着红衣男子的靠近,她抱着女孩的尸首,使劲往角落里挤,那双明眸噙着眼泪,愤恨恐惧地盯着红衣男子,干裂的双唇颤抖低语,“不……不要过来!”

女孩一袭粉衣被鲜红的血液浸透,尸首随着青衣女子的拖行,拖出一滩鲜明刺目的血迹。

嗡声长鸣,红衣男子一路走来,手中的长剑血迹滴落,落在地上宛若绽放的朵朵红梅。剑身颤抖不止,像是发狂的困兽,迫不及待地要冲破禁制,再来一场肆意疯狂的杀戮。

六界为之忌惮的神魔君王,那张魅惑众生的俊美面庞随着他的渐渐靠近,越来越清晰,君泠傲和慕容寒冰的形貌吻合重叠。内心深处的悲恸传遍梅开芍的四肢百骸,她连呼入的气息皆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。

他抬起手,弑神剑朝青衣女子的头颅挥去。

梅开芍血气上涌,从神识中祭出武器挡住他的举动,那把武器击中弑神剑,如烟波般荡开,消失无踪,那是却邪剑的虚体。她长袖一挥,一股劲风卷起青衣女子撞破身后的门板,跌进屋内,远离了君泠傲。

轰隆!天际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陡然落下。晶莹圆润的雨点滴落在莲花塘平静的水面上,打碎了两人倒映在湖面的身影。

梅开芍,不……准确的说她应该名叫云苒,这是千年前的记忆场景,她的前世云苒和神魔君君泠傲的残杀,在她自行了断,亲手送出血灵珠之前的记忆。

“为何?”云苒声音轻若游丝,她心中的那份炽烈天真的爱,已被眼前的漫天血红吞噬得丁点不剩,原本明亮动人的眼眸犹如一汪死水,灰败沉寂。那张倾城绝色的面容失去了血色,薄弱的身躯笼罩在宽大的红裙之下,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击倒。

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

她要圣魔珠救孟舍丘的命,她便应下了嫁与他的要求。

他要铸造弑神剑镇敌,她就独闯上神禁地,盗取镇魂鼎双手奉上,助其大杀四方。

无论是她欠他的,还是他欠她的,都还清了,各不相欠。

如今,眼前的君王,她曾倾尽所有深爱的男人,却为了他人,不顾他们之间的夫妻名分,亲手屠戮了她万千子民。

一声“为何”,当真散尽了她对他所有的希望。

“连也以为是我……将她推入了万魔窟?”云苒悲怆而失笑,她看着他手中饮血的弑神剑,“怎么?今日便要为了她,拿弑神剑取我性命,以慰藉她所遭受的痛苦吗?君泠傲,我从未知晓,原来竟可以,如此绝情!”

“云苒,这是欠她的。”君泠傲句句剜入她的心头,“的命是她救的,恩将仇报害她性命。一报还一报,今日折性命护她,也算是还了她的救命之恩,有何不乐意的?”

“对啊,我的命是她救的。”云苒讥讽道,“既然如此,当初她为何要救我?难道是为了今日让我的夫君亲手取我性命么?”

所有人只看到了云卿为了救她,借她之手反推自己入了万魔窟,却未曾有人质疑一句,她为什么会选择像万魔窟这种邪物肆虐之地,伤害云卿。

就是这一件事,成为引爆两人所有矛盾的导火索。

君泠傲骤然停住脚步,声音依旧冷若冰霜:“云苒,交出血灵珠,本君便放花妖族一命。”

“我如果说不呢?”云苒抬起双眸,定定的看着他,“弑杀我族人,便让她与我死去的族人陪葬吧!”

话落,狂风起,倾盆大雨泼入长廊,一道闪电劈下,平静的湖面掀起了巨大风浪。

一道金光从云苒的眉间闪出,却邪剑凭空立在两人之间,半空中两大上古神器碰撞在一起,激起浪潮般的冲击力。

嗡的一声巨响,白色的光芒彻底将两人淹没,周围的景物瞬间化为齑粉。

“芍儿?”一声熟悉的呼唤,径直地闯入梅开芍混沌的脑海,如同一束温暖的阳光,照亮了她黑暗的意识。

梅开芍猛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慕容寒冰那张俊美无双的脸。她挣脱他的怀抱,眼前豁然出现的却邪剑精准无误地刺入他的胸膛。

慕容寒冰半跪在地,冰凉的目光从染血的剑身转移到她苍白的脸上,眸底闪过复杂的光芒。

梅开芍发现漫天的火光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华丽的卧室,她从千年前的记忆中脱离而出,回到了现实世界。

那就是说,眼前的男人,不是君泠傲,而是这一世的慕容寒冰……

千万般的滋味涌上心头,梅开芍痛苦地闭上眼睛,连连后退,最终无力倚靠上身后的圆柱。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动,却邪剑从慕容寒冰的身体中抽出来,闪电般移动到

她的身前。

“芍儿……”慕容寒冰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,身形踉跄地往前迈了几步,他伸出手想要将蜷缩在角落里的梅开芍搂进怀里,她突然抬眸,那陌生的目光生生止住他的动作。他心口一抽,苦涩的滋味蔓延开来。

“我……想起来了。”梅开芍看着他,脸颊冰凉一片,她失魂落魄地抬手抹了一把脸,是眼泪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脑海中的记忆宛若变成了一张大网,将她牢牢地包裹住。她体内,好像困住了云苒的灵魂,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被云苒的魂灵控制着。

慕容寒冰双脚定在原地,脚下每一寸领域,皆似火海,逼着他后退。

“神魔界三千铁骑杀尽了我的族人。”梅开芍感觉自己每说出一个字,心就疼得厉害,“为何,为何啊!”她撕心裂肺大吼一声,像是宣泄自己压抑千年的情绪。

那本是千年的恩怨,为何折磨了她一世,此生还要纠缠她不放。

却邪剑因为遭受梅开芍神识的影响,嗡嗡的荡在空中,旋转不停,闪烁银光。

慕容寒冰艰难地迈出一步,却邪剑突然横在他的面前,锋利的剑尖只抵着他的眉心,不让他靠近梅开芍半步。

他眸色染上戾气,冷声道:“滚开!”金色的团气击中却邪剑,令它的剑身偏离了半寸。

“主人!”一声脆响,一只巨型白虎出现在梅开芍的身前,它龇牙咧嘴的瞪着慕容寒冰。

这时,一声沉吼贯穿耳膜,一只体型更为巨大的白虎挡在慕容寒冰的身前,两只白虎身形上出现了严重的偏差,四目相对。剑拔弩张,各不相让。

“们若想伤害我的主人,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!”白甜白毛直立,一层淡黄色的金光围绕在它的身遭,“当年覆辙,我不会令其再次重演!”

“白甜,莫要再从中作梗,火上浇油。”白雪吐出一口寒气,两只前爪伸出锋利的指甲,深深地勾住地面,做好伏击的准备,“当年……”

“当年若不是半路伏击,单凭神魔界三千铁骑,如何侵入渺云谷。”千年前的那一幕划过脑海,白甜恨之入骨。

“白甜,我们走。”梅开芍轻声地说道,她抚顺白甜炸起来的白毛,跃上它的脊背。

白雪一声怒吼,突然闪身堵住了门口。

梅开芍冷眼盯着白雪,却邪剑像是接到了她的命令,猛然击穿了紧闭的窗户。白甜掉转头,纵身一跃窜了出去。

白雪刚要闪身去追,却被一道冰寒的声音止住了脚步。

“白雪,让她走……”慕容寒冰望着决绝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,呛出一口血,“暗中护着她,别让不干净的东西靠近她半步。”

“主子,的伤……”白雪欲言又止,却邪剑是上古神器,其威力不比弑神剑差。中剑者,若没有强大的功力护体,重者魂飞魄散。

“区区却邪剑,奈何不得我。”慕容寒冰踉跄地跌进坐椅中,闭上疲累的双眼,“这是我欠她的……”

白雪沉默的垂下头,尔后跃出去,循着梅开芍离开的方向追上去。

白甜驮着梅开芍走去不远,发现身后一沉,一回头,看见她无意识地趴在自己的身上,垂下的手臂露出漆黑的伤口。

这时白甜才开始意识到她们身处荒郊野外,她化作人形,就近寻了一处山洞,安置好受伤的梅开芍。

梅开芍伤口发生感染,出现了高烧的症状,把白甜急得团团转,却邪剑徘徊在她们的周围,不停地转圈圈。

“别晃了,晃得我眼晕。千年已过,懦弱的性子毛毛躁躁的性子就不能改改?”白甜回头瞪着却邪剑,“守着主人,我去林中找些草药给主人包扎伤口。”

却邪剑终于停了下来,像个犯错的孩子,嗡嗡响了两声。

“若是我回来发现主人掉了一根头发,我就把塞回镇魂鼎重造。”话音未落,却邪剑抖了抖剑身,拱到梅开芍的怀里,警惕地防着白甜。

“我走了。”白甜奈何不得却邪剑,憋着一口气出了山洞。沿着河道走了几步,她却停住了脚步,手中捏着一颗石子打向身后浓密的树林,“滚出来!”

甜美的声音蕴含无尽的威力,回荡在密林中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