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幸福宝下载app最新版免费

在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,綿綿的青山脚下花正开”中,这一段硝烟弥漫的战斗,终于落下帷幕。

小豪小烈尴尬得嘴角抽搐,老人和蔼地笑着看着他们:“两个小伙子很年轻,很有活力,年轻无极限哦。”

稍微寒暄了下,他们往回走。小豪小烈都奇怪,昨天还一脸严肃的他们的师尊老人家,今天却这么活力四射。

但也不太懂,也不敢问。

老人看着他们平平地问:"你们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小豪闻言,眼光一亮,刚才的疲惫似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笑着回答:“我想知道EIW这款游戏,在哪里可以买到。”

老人听到是问EIW,一愣,她好奇的上下打量这俩小孩儿:“EIW…这两个小孩怎么看也是40后,这老古董游戏,他们怎么会知道呢?”

老人兴致提起来了,他盯着小豪,一点一点和蔼地笑问:“你要找这个游戏做什么?跟你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吧。”

这句话就是告诉小豪,她知道一些实情。小豪瞪大了眼睛,笑答:“我的爸爸是这个游戏的制作人。

我在想说不定知道了这款游戏,就找到了我的爸爸。”

老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小孩,忽然竟又惊喜地看到了熟悉的眼神:“是他?”

继而夸赞地告诉小豪:“别的人我不知道 ,但这款游戏的制作人个个都是很强的哦。5位里,2位在世界排行前十!”

清纯白洁白雪姬

小豪听了,谦虚地大笑:“是吧!”

这时候,他们已经走回到家里。老人让他们进去先坐着:“你们先坐坐,我找几样道具。”

小豪小烈再一次进屋里,不同于上一次的慌乱,他们这次很踏实。

小豪在小板凳上规规矩矩坐着,脸上却一直在笑,因为心里不但高兴而且自豪。

高兴的是老人答应他们帮忙,自豪的是这是他努力后的胜利,他确信努力是有好结局的。

老人关上了门,关上了窗,小豪看着深以为然,毕竟大手法,不能轻易示人。

想着又提了提身体,集中了注意力。他等着老人作为,但老人又趴进床底找着什么东西。

小豪在一边好奇地看着,他问:“师尊她老人家,你找什么?我帮你吧。”

老人身体不床底,他伸出右手摆动拒绝:“不用,小孩该体面点,我这老骨头自己来!”

小豪也不懂,也不敢问,放着老人去了:“唉?这个招式这样得不能让人看见?”

这时,老人身体停住,小豪以为是有了结果,眼睛一亮,但是老人却抽身,拿出了一张被压扁了的纸盒。

小豪看着愣住,嘴角尴尬地抽动。

老人就简单笑了笑,一边把纸盒贴在两边窗户上,一边很满意地自言自语:“这样,外面就看不清楚。”

小豪小烈看着,刚刚十足的激动完全消失,期待的紧张泄了一半。

老人又回头,他冲二人礼貌笑着,又从床底翻着。小豪又看了看,好奇:“这是又要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。”

虽然仍有些紧张,但也是没有行前的那种慎重,目光里透着满满疑惑:“我们的师尊她老人家真的是….懂生活。”

小烈在一旁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,倒是很平静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。这时,老人又身体停下,小豪小烈又是一惊。

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老人的背景,只见老人喜悦地大喊一声:“找到了!”就抽身,抽出了一个瓶子,瓶子上插着一枝柳枝。

小豪小烈看着这个瓶子,胖腰瘦口白瓷瓶。

上面插着一枝弯着腰的柳枝,心中暗叹:“这十天也没见师尊她老人家打理这柳枝,现在看起来还跟刚摘下一样。作为柳枝,也是很出色了。”

老人出来,瓶子里面好像有水的晃动声。只见,老人神秘一笑,将柳枝从瓶中摘出,蘸了蘸里耎面的水,向小豪洒去。

本来,小豪确认里面有水后,就有点慌,脑子里转着的画面都是:“这水已经在床底,十多天没动过了!”

现在这水又向他飞来,忙得向右一闪,完美地完全躲过。他一拍胸口,庆幸叹了口气:“好险~真及时!”

小豪要问老人原因,却撞见老人一本正经地瞅着自己。小豪刚愣住,老人生气地责怪:“你们干嘛,你们干嘛?”

小豪小烈二脸懵。小豪解释道 :“水在床底下这么久,我怕坏了,就躲开了。”老人生着气刹不住车:“什么这么久就坏了!”

小豪小烈一看,原来的老人回来了,都低头陪笑:“是啦,是啦!”

老人一看他们这般小可怜,又反应道:“康子没跟你们说吗?”

小豪小烈低着头,半抬眼皮:“康子?我们康师傅?”

“是他,不然还有谁。”小烈假装不经意地说道:“俺们家看门的大叔的侄子的隔壁的邻居。”

老人一愣:“贫嘛贫~”随后又解释:“小孩子家家也太没见识…也难怪你们还不知道。

这水名为‘柳枝的预言’,摘自月亮峡谷。

而它的本体,柳颜之树,

百年一生根,千年一发芽,

万年一成熟,十万年才能采摘。

这条柳枝每过十年,才能流出那么一小点滴。”

说着,老人粘着大拇指和无名指指,放弱了语气,

“十年才那么一点点。多少人来求,我都是一句没有,自己也舍不得用,你倒躲得快。”

小豪小烈顿时哑口无言,他们看向地,去找那几滴,想着可不可以再利用。

但是,这几滴水沾了地,就化作化作一阵绿色的轻烟,在空中飘散开,带着一阵阵清晨柳叶才有的清香散去。

小豪冲老人不好意思地,赔礼笑着,老人一抖眉,也没在怪罪:

“汁液碰到谁,谁就能得到心之所愿的指引,多少人梦寐以求啊。”

老人又叹了口气,小豪继续赔笑着道歉。

老人顿了顿,提醒小豪这次要站好。但小豪哪里是站好,他瞪大了眼睛,说是瞪大的眼睛,其实还并不能表达他的谨慎。

他眼都不敢眨地,把目光锁定在老人的动作上。

汁液洒出后,

又看着它在空中一点点慢慢地升起,

一点点慢慢地画出一条优美曲线,

一点点慢慢地向他飞来。

他瞄准看着汁液的方向,快速调整着身体,说是站好,其实是主动上前接住。

顿时,容不得半点迟疑,脑子里哗地一声,眼前出现了一片场景,小豪也就真地在原地站得很好,绿瞳抬起,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
一会儿,他眉头一皱,满脸震惊。小烈在一旁看着,想做点什么,但什么都不能做。

小豪看到,一宽敞的大厅里,遍地都是尸体,鲜血,空气里弥漫着扑鼻的腥臭味。

正前方,黄色舞台上,是一支话简。白色聚光灯仍打在话筒上,但是话筒前空无一人。

他又想看四周,想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果然,眼前的视角也跟着在转动。

看到了背后有四个大字——神奇宝贝,疑惑着想要继续探索的时候,眼前却闪过一阵耀眼的白光。脑子一片充血,他清醒了过来。

小烈看小豪眉头一紧一松,眼里也关注着他。看见小豪睁眼,身子又向后倒,小烈上前去扶。

但小豪右脚后撤,晃着晃着自己实实稳住了身体。

还晃着因为注意到了小烈的好意,所以小豪先冲小烈感谢地笑了笑,又问老人:“师尊…她老人家,还可以再来一次吗?”

“可以!”

“那再来!”

“只要你上一次没浪费。”

小豪一阵懵,对他师尊老有家的这种幽默感无解。他感觉到痛:“师尊好厉害,真猜不透你!”

小烈见小豪这样,很紧张的看着他。

小豪不明白为什么,但也开始跟着紧张了起来,又用眼神问小烈发生什么了?

小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,加重了语气提醒:“刚刚!”小豪神经紧绷:“刚刚。”

小烈又加重了语气,一脸犹犹豫豫地看着小豪:“刚刚!”

小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:“刚刚?”小烈解释:“刚刚,师尊…她老人家不是可以直接把柳条点在你身上吗?”

小豪倒。

一会儿爬起来,擦了擦汗,若有所悟的反应过来:“是啊!小烈说的还有道理,好厉害!”

老人又发现小烈是说得事实,想装作没听见。

但她坐在床上,看着眼前两小孩互相调侃地开心笑着,心里却一阵发酸。

说是发酸,其实又是很遗憾又暖暖地在想:“如果我的孩子还在的话,他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光吧。”

老人有些不舍得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:“知道了答案,你们就要走了吧。”

小豪注意到老人的目光,他冲老人笑了笑。老人把目光变回平常,又变成疑问,也笑着回应。这是在问小豪看到的内容,认真听完了小豪的诉说。

她解释:“神奇宝贝…其实是一个拍卖会,大概三年一次,想一想今年也是有了。

拍卖会上,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,你们所说的EIW,这场拍卖会上有。但是…”

老人迟疑了片刻,又缓缓地问:“既然你看到了这么多尸体,说明危机四伏,你们两个小孩儿确定去吗?”

老人心疼地语气放得更加轻。

小豪本来以为老人迟疑的是什么要命的事,紧张双认真。

但听到是自己的安危后,就爽朗一笑,直接斩钉截铁的肯定:“当然啦!”小烈看着小豪,露出很欣赏的目光。

老人也若有所悟地微笑:“也是啦!这就是你们!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