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樱桃网址入口yingtao885

当戊己校尉英锐扫清了东南方向的大股异族,来到吴比等人所在的断指丘,段举早就探明了剩余异族的动向。

原来异族在越过外山关之后兵分两路,一路由纳末兄弟带领,延西线向南,直奔雄武城;另一路则由东线而下,却不幸遭遇英锐所率主力部队,现下已被砍杀一光了。

经过了一天的苦战,日头开始偏西,英锐下令刚刚经过一场屠杀的部曲原地休息。其人则走上断指丘,看到了大片异族尸体,看到了段举其部,却没有看到上托斯。英锐心下疑惑,便问起了桑托斯所在。

在英锐看来,桑托斯虽然领兵不济,可是不至于就这么死了吧?

于是段举便将一路之事告知英锐,说到桑托斯偷袭吴比,英锐不置可否;说到桑托斯违抗军令,独自领兵去追异族,英锐面色严峻,却没有做声,不明心中所想。

一路讲完,英锐也随段举来到了丘顶,一声喝令,诸军至其身前。

“吉星?凉州斗牛?好好好。”英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吴比和大牛,却是在对所有人讲,“你们看到了吧!一战过后,我军再添两位勇战之士……”

无论是破阵营的精骑亦或是陌刀队的悍卒,都纷纷望向丘上那傲然而立的大牛与吴比,眼露艳羡之色——被戊己校尉点名认可,此战过后,赏赐还不纷至沓来?

“难道你们就甘于人后,大好功劳,弃之如敝履?”英锐眼中精芒四射。

“不愿!”众卒齐喊,声震九霄。

“再有一役,吾便终结此战……”英锐一字一字顿道,“建功立业,就在今朝!”

“就在今朝!”军士气大震。

萌妹子校服写真清新活力

吴比知道英锐是借着自己和大牛这件事,给军鼓劲呢——看校尉带过来的卒子也大多身上带伤,可见刚刚与异族大军的遭遇战,也着实是一场苦战,怪不得要演这一出。

不过吴比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英锐的算计,因为现在就有两个问题被他找了出来。一个还好说,只是吴比发现自己力量充沛后,想要问大牛学些高级的运刀法门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哪知道大牛来来回回也只是几招乡勇把式,帮不了吴比太多。于是吴比只能怀着满腔的热情和动力,反复练习劈斩,想象桑托斯的头颅就在面前,如何才能更省力地劈掉它。

另一个问题就比较困难了——吴比在思考到底如何才能帮大牛成为“人杰”。他回忆武保国蜕变为“人杰”时的每个细节,发现也无法把这些细节一一印证到大牛身上。

现在再让大牛回去外山关死守?肯定不是那样。且不说自己无法让时间倒流,只是说每个人性格经历不同,成为人杰的方法又怎会一样?

大牛成为人杰的必要条件又是什么?现在名望有了,功劳也有了,怎地他的灵魂还是静悄悄的,丝毫没有蜕变的迹象?难道……

难道是要大牛拿下纳末兄弟的人头?

不得不说,吴比的思路有点被李剑带偏了,也在想象如果这是个游戏的话,关卡之中,最重要的两颗人头就是纳末凶与纳末狠了吧?

看来要让大牛砍了他们才行——吴比这样想着,手中更是加劲练了起来,心想到时候一定要给大牛制造最好的机会。

吴比想归想,校尉英锐却已经听取了麾下将领意见,下令养精蓄锐休息一日,明早延西线前往雄武城,歼灭异族的最后一股精锐之军。

这厢吴比磨刀霍霍,想着如何去砍纳末兄弟的脑袋;那厢的桑托斯,却已经缀上了纳末凶所在的异族后军。

这位半身炭烤的异族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,眼下正骑着他那匹黑色异马施施然前行,像是一位从容赴战的将军。

马上是炭人,马后则拖着一捆断尸残肢——如果纳末凶饿了想打牙祭的话,随时就能抽出一条大腿或者胳膊嚼一嚼。

纳末凶不虞饥饿,他身边同行的异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英锐定下的关门打狗之策起到了应有的效果,在纳末兄弟进入外山关后,能找到的“粮食”极为有限,有的话也基本上都是从外山关跑回来的败兵,一共也才几百人,都不够这五万异族塞牙缝的。

幸好纳末凶是最凶的,这才有了马后那袋尸体当零食,而其他的异族两三天没吃上一顿正经饭了,真真儿地饿得很。

纳末狠也饿,所以带着破关时没吃到肉的绝大多数异族走到了前面,把哥哥纳末凶和相对吃了几口肉食的几千人扔在了后面。纳末凶也没管弟弟,随弟弟他们去了。

作为本族军中最聪明的家伙,纳末凶在打仗的时候从来都喜欢晚一步到场,这样才能最有效的杀伤敌军,获得最多的肉食。

已经能够隐约闻到雄武城里面传来的“人味”,纳末凶舔了舔嘴唇,更饿了。正要抽出条大腿吃一吃,背后一阵微风,纳末凶好像闻到了什么。

恰在此时,桑托斯所率的骑军,向纳末凶发起了斩首突袭。

当然桑托斯在追踪至此的路上,也用大剑拍死了几个想要逃走的骑卒,这才控制住了麾下百人。剩下的骑卒见逃走无望,四面八方都有异族,也就没了脱队的念想,老老实实跟着桑托斯去杀纳末凶了。

桑托斯跟了片刻,便发现了那个炭烤异族。他是纳末凶还是纳末狠来的?算了不重要。

当看到纳末凶堕在队伍后方,桑托斯心中大喜,只是发现纳末凶的身旁没有纳末狠,略有些失望。不过眼下管不了那么多,桑托斯点了三十身后骑卒,随后驱马直取散乱军阵中的纳末凶!

被点了名的骑卒,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被点了命。

他们见主将加速,也急忙跟着一起冲上——到了这里他们都知道,唯一的生机和胜机就是牢牢跟紧桑托斯。

那阵风,也让更多异族闻到了身后的桑托斯,他们惊喜回头,像是见到了屎的苍蝇,迅速调转马头,四下蜂拥而至。

桑托斯的眼中只有纳末凶一人,见纳末凶也回头冲向自己,桑托斯觉得今天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。

斗气缠满身,桑托斯连人带马在地上带起一团罡风,狠狠砸向纳末凶。路上遇到的异族部被斗气绞杀,成了铺在桑托斯身后的血花之路。

斗气不仅刺激着桑托斯的身体,更是唤醒了他座下之马体内的每个细胞。只见那马眼中布满血丝,嘴角溢血,但还是像屁股着火了一样撒着四蹄狂奔,燃烧着生命,换来了最大的马速。

纳末凶被激起凶性,左手提住裹尸袋,右手握紧狼牙棒,尖叫着便向桑托斯迎来。

二人越跑越近,像是土原上两支有来无回的劲箭,只比谁更锋锐。而桑托斯也与麾下骑卒越拉越远,更多的异族围向那百余被当了诱饵的卒子,红着眼兴奋大叫。

在二人之间距离十步之遥时,桑托斯抽出大剑,双手横握,像极了一位等待挥棒的棒球运动员;而纳末凶左手一提,裹尸袋便带动劲风飞向了桑托斯。

桑托斯理也不理,任那袋尸体在斗气下被绞为血雨,眼中只有一样举起狼牙棒的纳末凶。

五步,二人各自挥出了手中兵器。

相交,桑托斯的马,被纳末凶的黑色异马一口咬下了半个头,而马蹄还在犹自前蹬,又跑出去三丈方才跪倒在地。

而马上的桑托斯,则一剑劈飞了纳末凶的上半身以及他的坐骑,只剩纳末凶那个硕大的头颅还在空中兀自前飞。

消耗了大半斗气的桑托斯旋身转过大剑,以柔劲一卸,恰好把纳末凶的头颅捞回了怀中。随后桑托斯大剑一撑,轻飘飘离开马背,落在地上。

桑托斯身后的骑卒此时也好不容易杀出重围,跟上了自己的主将。他们本以为异族见首领被斩,会有片刻失神,刚好可以趁乱逃亡。没想到异族好像然没有在乎纳末凶的安危,照常围了上来。

一通急奔之后马力将尽,骑卒们开始向主将桑托斯靠拢,期待他有回天之术。

桑托斯把纳末凶的头颅小心翼翼地装进羊皮袋,紧接着从怀中拿出了一颗玻璃球,拧开之,一匹黑色异马蓦然出现在地上。

桑托斯上马,斜穿出阵,看都没看身后的骑卒一眼。

标签: